學運第十九天,期間經過不少文章的洗禮,一直期待能有場辯論會來化解當中很多疑慮,但是學運領導人姿態愈發地強硬自我,對府方和反派意見拒而遠之,明明是最關鍵的核心問題,政府跟學運方面都沒有想要釋疑的動作,反而讓爭端走向一個流於表面的極端,分歧無解;跟相反立場的朋友也來回討論過多次,我發覺引發這次的太陽花學運的,並不只是經濟和政治上的問題,其中更多的其實是信任問題,我想試圖去理解讓人民對政府信任崩解的原因是什麼?一開始的黑箱跟後來又有人跳出來說沒有黑箱的矛盾又是什麼?為什麼一個「百分之九十五對台灣有利,而且有時間的急迫性」的經貿合作會弄到這個地步?雖然我對馬英九總統的傲慢無能、用人唯親、辦事溝通能力差到讓人崩潰也有夠不爽,但我決定用另一個立場來理解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首先,ECFA架構下的服貿並不是一個祕密,先談服貿,再談貨貿,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經濟部次長卓士昭說明,《服貿協議》是根據二〇一〇年六月生效的ECFA第四條的授權所展開的協商,協商後都有公開對外說明,磋商過程也與兩岸工商協會進行溝通達110次之多。」馬總統也說,「實際上在簽約前,經濟部與經濟部委託的單位已經就46種的服務業,其中的協會或公會代表264人,進行111場的溝通,並在立院召開20次公聽會。」有溝通協商,也有公聽會,然後就派代表去談服貿了,因為是談判,政府代表在保密的前提下進行,多次祕密會議後,終於在大陸讓利
(ECFA與服貿協議中,中方對台方所開放的項目、範疇、行業,的確比起台方對中方所開放的來得更多與更深,「從已簽署的雙方承諾表,臺灣方面開放的64項,低於我WTO承諾的有23項,相同者22項,超過WTO(即WTO+)者19項。至於中國方面則放80項中,低於香港CEPA的有14項,相同者46項,超過者20項。」)
和政府擬定
(「
《服貿協議》開放給大陸的64項內容,早已是開放給外資的項目。」)
一拍即合的情況下,全盤接受地拿回了這次的服貿協議,但是拿回來後卻因為過程太過保密而受到質疑,立委賴士葆在TVBS正經話中,提到服貿簽成前,就連同黨團立委也不清楚內容,可是「當初簽回來的時候其實簽得很不容易,戰果是不錯的」,他表示雖然一開始很跳腳,「但是後來你仔細讀讀真的簽得不錯,我們後來整個黨團也就從原來大家非常好像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就全力支持嘛!」賴士葆先生對於服貿談判過程的極機密保護的解讀是,從以前到現在行政部門的自我感覺優人一等,而沒有與立法部門作適度的協調和溝通,才是造成這次所謂黑箱的主因。
    但是麻煩來了,自己家的立委好解釋,別人家的立委可不吃這一套,這時候被政府判定為備查案的服貿協議照慣例來說本來該送進立法院備查,
image  
但是「在野黨要求服貿應該要開公聽會逐條審核」,
image  
「你們也簽得很好,可是你們都沒有好好跟立法委員溝通,所以就同意了要辦公聽會,同意了要逐條審查」(TVBS正經話),於是國民黨在「茲事體大」的考量下辦了公聽會,沒錯,對國民黨而言,民進黨所謂力爭的公聽會,其實是多餘的,因為在簽服貿之前如前述早就已經辦過公聽會(「
簽了之後,也召開144次的說明會,7900多人參加。」),這是國民黨跟民進黨在服貿理解上的分歧,分歧之二,是民進黨提出要逐條審查,但是「服貿它不是我國的法律,服貿不是用三讀來定的,沒有三讀,就沒有所謂的逐條審查」,

image  
服貿是比照國際條約,原則上不能逐條審查,「國際條約就是整個一大包的,要就全部通過,要就全部不通過」,所以國民黨提出逐條審查一字不改,民進黨聽起來覺得很強勢很無理,不過「國際條約沒有人在國內單方向修改」,
image  
站在國民黨的立場,他們覺得再開公聽會跟逐條審查已經是對民進黨的讓步,而且他們一直自認談判成果不錯,民進黨聽過了審過了應該就會讓服貿過關才是;可是民進黨卻作了完全相反的政治解讀,於是演變成不信任執政黨的在野黨一直阻撓杯葛服貿,加上議會排定過程從原本國民黨認定的備查,變成民進黨要求的審議,本來法律定位就很模糊的服貿變得更矛盾,處理過程上的種種爭議強化了民進黨的疑心,最後服貿黑箱的事就以訛傳訛地傳出去了。
    「我認為是行政部門高估自己的溝通能力,低估了民意代表以及民意可能的反彈」,馬政府與其團隊自我感覺無限良好,自以為簽了服貿大眾會感激涕零,完全沒辦法體察民意對於大陸狼子野心的憂慮,在該澄清解釋的時候依然自以為是,站在高處不認真面對,以致憂慮懷疑如野火蔓延,反噬政府,讓民眾對政府的信心瓦解......啊,我忘了我是用另一個立場說話。
    以上,引號的部分都是引用,是我從大量且零散的資訊中拼湊理解整件事可能的前因後果,我非常希望政府可以出來作一次全面性的說明,這才是事情的源頭,導致學運的罪魁禍首,之一。說真的不管馬政府有多無能,我都無法理解什麼樣的政治交換會讓堂堂一個總統甘願賣台,成為遺臭萬年的歷史罪人,永世不得翻身,這個代價也未免太不符比例原則。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對政府多一兩分的信任,台灣必須要靠政府與人民同心協力一起走下去,否則互相廝殺也只會讓人漁翁得利而已。

引用:
http://pnn.pts.org.tw/main/2014/03/30/%E9%BB%91%E7%AE%B1%EF%BC%9F%E6%8A%B9%E7%B4%85%EF%BC%9F-%E6%9C%8D%E8%B2%BF%E7%BA%8C%E6%88%B0%E7%9B%A3%E7%9D%A3%E6%A9%9F%E5%88%B6/
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1/8573153.shtml?ch=rss_mostpopular
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8aMVKpKM2u0eFNFd3Jya29fR2M/view?pli=1&sle=true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HcisdDWZgaMJ:homepage.ntu.edu.tw/~ntuperc/conference-1-files/20131004_jung.pdf+&cd=10&hl=zh-TW&ct=clnk&gl=tw&client=firefox-a
 

收藏:
非法亦法偽民主,緩衝競爭闢大路。
"人民高喊的捍衛民主、推崇的朝野協商,實際上鼓舞了錯誤的方式(違法進入國會、國會亂象),而將立法權收歸人民自身的行為,更違反權力需要節制的基本原 則,事實上才可能是破壞民主法治的行為。而這些體制外抗爭行為有時光錯置的疑慮,因為在現有憲政體制下的確有完善的方式吸納反對意見,而不需走上違法佔領國會之途。"
http://www.thenewslens.com/post/31118/#comment-panel

滿載花車左右盪,不識羊群領頭狼。
說了你又不聽,聽了你也不信,服貿沒問題,有問題的根本不是服貿吧?
劉邦PK項羽,向來也不過半斤八兩而已~
8559391-3373784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依戀野

mina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Phoenix
  • 整理的真是太好了。。!
    分析的佷有道理,很有說服力。。。
    總統府發言人應該找你去做啊。。。
    哈哈
  • 謝謝您!
    個人感覺如果引用的資料沒錯的話,服貿黑箱來自兩黨認知上的誤解這個可能性真的是很高的,一個自視甚高的政府加上兩個長期互鬥的政黨到底要怎麼搞好經濟呢?

    minamino 於 2014/04/07 13:52 回覆

  • Benjamin
  • 妳一個小女子就能辦到的事,資源充沛的政府為何不作為?
    我選擇看戲,這種場面政府搞不定,那~我們還需要這種執政黨?!
  • 該作為的時候不作為,事情的輕重緩急都分不清楚,真的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minamino 於 2014/04/07 13:58 回覆

  • Amy Chao
  • 果真是“信任”問題啊!
  • 從不同的角度看就會產生不同的結果,這件事情沒辦法用很全面的立場來一一分析,只是希望如果有誤解的部分,至少這個部分是可以解開的,不要再積非成是下去......

    minamino 於 2014/04/07 14:04 回覆

  • 訪客
  • http://www.ptt.cc/bbs/FuMouDiscuss/M.1396988289.A.C5B.html
  • 您好~謝謝您這麼用心地看這篇文章,關於ECFA→國際條約→審議跟服貿→行政命令→只需備查不需審議,還有釋字329的關係我已在下文回覆,可以在PTT中加入補充嗎?祕密會議的部份我會再研究~再次感謝!:)

    minamino 於 2014/04/09 14:42 回覆

  • 訪客
  • 不要在相信那份投影片了...完全沒引用法律條文,全憑自己想像。
    若是慣例,也來個證據瞧瞧吧
  • 您好~~我是用手邊的資訊整理出前因後果,因為大家說的太零散了~投影片的確有解釋不清的地方,尤其是您所謂的慣例,這裡需要解釋服貿的定性,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老實說我在文章中的確避開了服貿到底是不是"國際契約"的部分,不想筆戰~XD
    當初ECFA簽回來的時候,是比照國際契約
    (我國雖非合法主權國家(國際組織並未承認,如UN),然確屬實質主權國家無疑。ECFA雖非直接由雙方政府簽署而由雙方非政府組織簽訂,實因政治因素考量,其背後仍是雙方具實質主權的政府所實際運作的結果,故仍可認定ECFA係屬國際書面協議。)
    ,可是這個說法卻因為大家發現與大陸簽約之條約剛好成為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329號解釋的漏洞,如果這樣就無法成為相當於法律層級之條約,所以之後就優先適用各種兩岸條例為主,以致後來ECFA底下的服貿變成援用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只需備查不需審議,然後就直街躺進立法院了,不管是ECFA或服貿它們的法律定位已經吵很久了,因為法律定位上的模糊,造成這次排案議程中產生諸多懷疑和爭議,這其實不會影響條文的利益,但因為台灣兩黨長期惡鬥的關係,這樣反反覆覆的模糊地帶便加深了彼此的疑心,我認為這是由於誤解的落差引起的黑箱事件~謝謝您!

    minamino 於 2014/04/10 18:16 回覆

  • 訪客
  • ECFA是二讀通過沒錯,那麼我想問的是,為何同樣是與大陸簽協定,而ECFA可以視為國際條約,服貿不能?ECFA也有釋字329可以迴避的問題。
    而且從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推到行政命令的速度太快了。我想您並沒有看清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我貼上來好了:
    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
    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

    也就是說,要先判定是否應以法律定之才能決定是法律還是行政命令。
    同樣的,到底ECFA和服貿差異在哪使得兩個做法截然不同?難道說是因為國家先簽了一個"架構協議"空殼子可以用法律定之,而"服貿"的實質內容竟然變成行政命令?這樣難道非常合理?

    程序的確不會影響裡面內容的利益,但行政單位的草率程度不是您可以想像的,有興趣可以看看這個,在看之前,請您先評估一下,若是您最後一次口試報告,會呈現怎樣的報告以及準備程度,在來看看我們國家在報告上的努力程度:
    http://www.ptt.cc/bbs/FuMouDiscuss/M.1396899663.A.9C9.html
  • 「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
    您不是已經點出問題的癥結點了嗎?
    兩岸條約的法律定性由於踩進釋字329的漏洞,就不能算是具有法律性質的國際條約,329已經爭執許久,所以後來都先適用兩岸條例為主,服貿亦然,為了避開政治敏感情勢,兩岸間的交流都很有默契地會批上民間交流的外衣,以地區對地區的關係,行官方交流之實,變成一種半官方的形式,這部分也是依據兩岸關係條例委託行使公權力,本來一直到這邊都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出在回到國內後,一個非條約的兩岸協議要如何進行程序?至少可以確定不能用釋字329的國際條約的程序去跑(其實我也覺得如果直接內國法化就省事多了說),所以政府還是用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第二項,「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也就是說在實質區分說下應以條約的內容為斷,如果協議的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該核轉立法院審議,無涉,就備查即可,這時候的關鍵點在於判斷有無修立法的必要,這部分又繼續涉及層級化的法律保留,以法律的觀點來說應該一步一步地推論下去,但是政府官員在此時就直接援用「其內容未涉及法律之修正或無須另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定,並送立法院備查,其程序,必要時以機密方式處理。」,而判定服貿送往立院備查,一來,不是每一個官員都有很專業精闢的法學知識,二來,服貿有時間上的急迫性(政府急於在韓國之前搶食大餅),我只能說在這裡官員的確是利用了兩岸條約的模糊地帶便宜行事了,只是這個法律思辨和詮釋上的隨便,並不能直接導向服貿是賣台契約的結果,您說的沒錯,政府部門有時候做事草率,溝通不力,自視甚高,腰板子又很硬,有太多需要改進的地方,他們的錯誤是出在問題複雜而自身能力不足,但絕不是不愛台灣啊。

    minamino 於 2014/04/10 18:44 回覆

  • 訪客
  • 看完了 兩國之間的合約不用經過國會通過? 看看別國的fta簽約過程巴
    你們想像今天台灣跟南韓 誰開放大量的3g產品 另一方卻用公平會杯葛我方的HTC(不管他是否是大陸品牌) 台灣卻又大量開放韓國農產品來台 連日本的超過輻射劑量的農產品也開放進口 如果台灣全面禁止或調高韓國產品的關稅 請問誰會跳腳 韓國總統 拿錢的貪污官員 還是一堆台灣酸民 請了解德國雖然為歐洲工業強國 但她們為了保護德國的農業 也是費盡苦心
  • 我並沒有說國際合約不需立法院審議喔!在服貿事件上,最初援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用「備查案」送進立院的時候的確出了錯誤,這個紕漏跟兩黨惡鬥導致後來的黑箱說法,我只是覺得這個箱子其實並沒有這麼黑,不要因為誤解而完全失去了對政府的信任~如此而已~

    minamino 於 2014/04/14 22:39 回覆

  • 訪客
  • 您說的官員,是"立法"委員,如果"立法"委員不了解條約、法律,或不去了解,我想他們沒有資格坐在這個位置上。還有一件事就是,行政命令必須標明其所援引的法律條文,沒有就不稱為行政命令,我想立法委員不會不知道吧?
    我從原本完全不懂,到懂這些條文,只花了約3.4天。你卻說"立法"委員不專業,我想這些不專業的立委,不應該有臉繼續在那個位置,你也不應該用這個理由袒護他們。畢竟他們連3.4天都不願意花,畢竟他們是"立法"委員,畢竟他們年薪少說有250萬。
    我不相信他們不知道,或許有急迫性,但不應該簽得如此草率。簽出來的結果一堆人抱怨。或許他們愛台灣,但他們用錯方式了,愛台灣不是用草率的方式解決,不是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解決。
    如果愛台灣,請立委不要退回108次監督條例,不要讓沒有實質監督的政院版通過。如果愛台灣,請政府鑽研服貿,提出好的報告,請立委立定實質監督法律。
    如果愛台灣又想要趕快通過服貿,在第一次監督條例送往立法院就應該好好思考,在完全沒有立法監督機制下,要如何監督行政,監督兩岸條約。

    我想現在他們愛台灣的方式不是強行通過服貿,而是先立法再審查,即使會在大陸這塊落後人家一些,但你為甚麼這麼沒信心對於台灣會追上來這件事情。
    是的,服貿或許並非賣台契約,但其對於經濟影響不是三言兩語,政府需要評估,沒有拿出可信服人的評估難道您就相信?
    而對於印刷業間接影響思想,對於二類電信資安保障,對於和中國爭端解決不夠嚴謹,對於小資本、人力少的產業衝擊影響評估請說明清楚吧!
    當然大家都不想賣台,但政府如果下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導致賣台,那我想這是政府的責任,而人民有權監督,不是去放任這個政府,包庇立法委員,知道政府能力不足卻又袒護到底。
    今天沒有人出來,第109次草案照樣被退回,沒有人出來,馬總統不會嘴軟說要立法。沒有人出來,大家不會這們關心這個社會,你也是,我也是,在凱道上的50萬人也是,我們只會麻木的生存在陰影中,仍自以為這就是光亮。
  • 服貿協議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可視為準條約或行政協定,行政命令的說法便是由此而來,只是以法律的觀點來說,最初最初從行政院送立法院的時候直接適用了後半段的「備查案」,這部分的確是草率行事了,但是這個錯誤援引法條的是不是立法委員,我也不清楚,只是後來大家將矛頭直指張慶忠的30秒,直指黑箱,最後得出服貿是賣台契約的結論,我覺得這地方又過頭了。當然您說的很多言論我都相當認同,相信所有愛台灣的人都會希望政府更加小心謹慎做好監督補償配套,這篇文章是偏向袒護政府,但目的是為了補救因為惡意曲解擴大導致被打擊殆盡的信任,當我們從陰影中走出,到底是走向曙光?還是另一個黑暗?

    minamino 於 2014/04/14 23:19 回覆

  • Jason
  • 如果你真的不想積非成是下去,不是應該要撤下那分報告,而且你也同意6樓所說,他沒有根據,是不是可以撤下那篇,或是澄清一下內容?這樣不就變成你自己在積非成是?
  • 你說投影片嗎?我同意六樓所說投影片沒辦法解釋清楚國際條約,但那是一個比較複雜、需要深入分析的問題,我略過解釋備查案的部分是因為這裡需要精闢的法律辯證,我無意在此筆戰,但網友們似乎都對法律適用的這個紕漏很有意見,我之後會在文章中註明,謝謝!

    minamino 於 2014/04/14 22: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