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生死之門。
    開門進來的是一名拿著水藍色資料夾、穿著套裝、長髮瓜子臉頗斯文的女性,我不太會看女生的年齡,不過保守估計她一定不會超過三十歲。
    她先用眼神向我們打招呼,並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然後領著我們走出房間。
    方小姐走在前頭,我故意落在比較後頭的位置,這時候我才仔細觀察了一下其他人。
    除了剛剛跟我說話、有點神經質的女生,還有一個個子很高、帶有一絲粗獷的男人,以及一個圓臉駝背、臉色蒼白的男生,加上不順利的阿順我一共四人。
    我們被領進走廊底的房間,裡頭像大學課堂一樣有白板跟併排的長型桌,雖然有兩扇頗大的窗戶,但因為窗簾全拉上了,室內顯得有點昏暗。
    方小姐開了燈,然後讓我們隨便找位置坐下,我還以為接下來肯定會來個自我介紹什麼的,不過方小姐直接走到白板前,開始為我們講解這次實驗的主題。
    總括來說,他們的研究就是生死學或說靈魂學。
    靈體如何形成?死後何去何從?
    跨越三界時空,探索生死之謎,我們就是跨世紀研究的體驗者,實際上應該只是去送死的白老鼠。
    基本上,這樣的研究根本不可能做人體實驗,從法律層面來看,甚至已經算是犯罪,雖然方小姐說,他們已研發最頂尖的機器跟技術,可以令我們進入假死狀態,並且救我們回來,只是仍然需要擔負極大的風險,因為這次的實驗曠古絕今,從來沒有人嘗試過。
    我並不覺得會成為偉大的先驅者,反而開始感到害怕,斜眼偷瞄一下其他三人,他們也是緊抿雙唇、面如白紙。
    雖然我昨晚是想過要死,要不是遇上那個人,我現在說不定已經上了社會新聞了,「獨居男燒炭陳屍家中」之類的,沒準還灑狗血地報導我的生平,但是現在我又開始退縮,還這樣靜靜地坐在這邊,對那筆撫卹金的慾求恐怕比想死的渴望多得多了。
    也許其他人也是這樣的心思,因為高個男已經開始問起撫卹金的問題。
    「合約簽是當然要簽,不過要是老子掛了妳就當沒這回事,我要怎麼找妳要啊?」
    「就是啊!真要死了,你們有沒有給錢我們哪會知道?」女生也開始幫腔了。
    他們的顧忌不是沒有道理,我卻感到有點好笑,這可以說是「死有輕於鴻毛,也有重於泰山」的另一種解釋?昨晚死不過就是多了一盅骨灰,現在卻可以用爛命換千萬身家,多划算,只是這筆錢我用不了而已。
    「我們已經請了知名的律師做見證,幫你們完成合約跟遺囑,裝進同一個密封信封,你們可以在遺囑上寫下前因後果,並且打電話跟家人或受益人說你們在某律師事務所留了遺囑,只是合約的內容現階段必須請你們暫時保密。」方小姐用淡定的口吻一口氣說完。
    雖然每個人臉上依然滿是不安跟疑慮,但也沒有什麼有力的切入點可以反駁。
    「其實也不一定會死對吧?」圓臉男終於怯怯地開口了。
    「對!這些資料跟儀器是我們多年來的心血結晶,我對我們的研究很有信心,一定有把握讓你們平安回來。」方小姐刻意用斬釘截鐵的態度增加我們的信心。
    但是誰都知道就像再簡單的手術,也會有一定的風險,更不能保證會不會出現「手術很成功,但是病人死了」的狀況。
    「而且死了我們會支付兩千萬的撫卹金,沒死的話有五百萬的協助研究獎金,對於現在可能已經不在人世的在座諸位來說,應該是非常值得的交易!」這次是金錢攻勢啊!而且頗有一點「這麼高額的撫卹金跟獎金,你們不做,自然有人會做」的意味。
    之後我們又問了一些有關實驗跟儀器的問題,但是大多數的問題都因為「研究資料必須保密」或「儀器太過精密複雜,不易解說」等等,被敷衍地帶過。
    我覺得未簽約之前,雙方都很有防備心,所以我們決定先解決合約問題再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依戀野

mina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