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序
時:白天
景:沿著淡水河畔空拍
人:居民,遊客

△捷運劃過,淡水河畔,風光無限。
旁白:晨風落霞逐河岸,蜿蜒水袖弄薄山。
      有些故事從這裡開始,有些故事在這裡結束;有些人一輩子只會遇見一次,有些人遇見一次就是一輩子。
△一根雪白的羽毛飄過。
△《天使之城》

******
S:1  
時:晚間六到七時  
景:淡水捷運站前  
人:巡邏員警,遊民老徐,街頭藝人忠叔

△兩名巡邏員警走在淡水捷運站前紅磚路上,一名衣著襤褸的老者步履蹣跚地奔了過來。
老徐:(焦急狀)警官警官!大事不好了!又有遊民不見了啊!他們一定是被人捉走了!你快點快點幫忙找人!
警員A:(安撫)伯伯!你慢慢講,誰不見了啊?
警員B:阿北,你是失蹤者的親屬嗎?他失蹤多久了?
老徐:我們遊民哪裡來的親屬啊?就老張啊!他之前都睡地下道旁邊那裡(指著前方地下道方向),你們還趕過他咧!有沒有?有沒有?四五天都不見人啦!他去哪裡啦?
警員A:伯伯!那個喔,如果要報失蹤的話,要家屬到警局做筆錄,我們才能立案調查耶!(拍拍老徐肩膀)不然你說這老張長什麼樣子?大概幾歲?我們幫你在附近看一下?
老徐:長什麼樣子?啊不就那個樣嗎?啊你不知道啦!他失蹤前還說他看到神仙咧!我看喔!他一定是被人下藥帶走了啦!啊可是他又沒有錢!會不會是賣器官的呀?真夭壽喔!連遊民都騙......
△這時有一名滿面鬍渣的中年男子也匆匆跑了過來。
忠叔:(喘氣,對老徐)徐伯,你真的來報案了啊!
        (對警員搖手)警察先生!抱歉抱歉!就一個老遊民這兩天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年紀大了我們有點擔心啦!不過他也有可能啊跑去別的地方了,沒事,有狀況我們再跟你說。
老徐:你說他沒兒沒女沒車子沒房子,他能去哪裡啊!
忠叔:徐伯,這裡的人啊!都來來去去的,不用這麼擔心啦!你看,這前兩天,不就又來了個小伙子嗎?小伙子請我們吃麵呢!走吧走吧!不然麵都煮糊了!
老徐:(摸摸咕嚕咕嚕叫的肚子)啊不然你們幫忙看一下啦!他都穿一件很舊的黑色外套,人很好的啦!
警員A:好!好!我們巡邏時會注意的!
忠叔:(對警員微笑擺手)謝謝警察先生!謝謝厚!
△忠叔攙著老徐離去。

******
S:2
時:晚間八點
景:淡水河畔畫棚
人:霍銘凱,忠叔,老徐

△淡水河畔燈火通明,熙來攘往的遊客絡繹不絕。
△在擺滿素描畫像的棚子裡,小伙子霍銘凱將休閒式瓦斯爐擺在桌子上煮食,鍋子裡的湯水噗咻咻地翻滾著,他趕緊關上爐火。
△忠叔攙扶著老徐過來。
霍銘凱:(微笑)忠叔!徐伯!時間剛剛好!(拿起旁邊的紙碗跟竹筷遞給忠叔)這些我都洗過了,湊合著用吧!
忠叔:(接過筷子跟紙碗舀麵)好香啊!滿漢大餐耶!謝謝你啊凱子!(舀起一碗麵遞給老徐)給!徐伯你餓了吧!
霍銘凱:小心燙啊!
△三個人在街邊吃起了麵。
忠叔:(喝湯)怎麼樣凱子?今天有賺到錢嗎?還習慣沒有?
霍銘凱:有,有賺到一點。(清清喉嚨)不過這幾天唱太多歌了,嗓子有點啞。
忠叔:做街頭藝人是這樣的,很辛苦啊!(邊吃邊揮動筷子)你這麼年輕,歌唱得好,看能不能去參加比賽什麼的,像那個什麼星光大道啦!唱街頭不是長久之計哪!
霍銘凱:我知道了忠叔!不過去比賽也沒這麼簡單啊!我想攢點錢,累積點經驗,這點苦我挺得住啦!俗話說得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嘛!
忠叔:看你這麼瘦弱,口氣倒不小啊!好!忠叔看好你!哪天給你畫幾張像,等你紅了,忠叔就賺翻了!
老徐:(又再舀碗麵,大口嚼著)小伙子啊!我看你還是趕緊去租間屋吧!現在天氣還熱啊!等到冬天你就知道有多慘囉!啊你是街頭藝人,又不像老頭子是個遊民,無家可歸啊!
霍銘凱:(眼神黯淡)嗯!好!徐伯多吃一點,剩下的全給你了!
老徐:謝謝!謝謝!我說還是這裡有人情味啊!

******
S:3
時:凌晨一點
景:淡水河畔長椅上
人:霍銘凱

△深夜時分,淡水老街的店家都打烊了,夜闌人靜,只剩下幾對情侶仍在河畔竊竊私語,河水拍打著石岸,八里夜景璀璨,霍銘凱坐在長椅上出神地看著夜景,旁邊放著他心愛的吉他,跟一只裝著幾件換洗衣物的格紋提包。
霍銘凱:(嘆了口氣)無家可歸啊!
△霍銘凱抱著吉他睡在長椅上,一個翻身摔了下來。
霍銘凱:(摸頭)喔!幹!

******
S:4
時:中午到晚上
景:淡水河畔,多重
配樂:許廷鏗《我的離開也是愛》
人:霍銘凱,Angel,老徐,忠叔,街頭藝人,遊客

△假日的淡水老街人潮洶湧,人聲鼎沸,熱鬧不已。
△許多街頭藝人使出渾身解數吸引遊客的目光,摺氣球的胖大叔三兩下地變出一隻氣球狗,逗得圍觀的孩子們咯格笑,扮成雕像的大學生在女孩投幣後開始手舞足蹈地跳起舞來,女歌手清亮的歌聲在廣場迴盪;遊客們有的吃東西,有的拍照,有的駐足欣賞,有的在溜冰場溜冰,有的在空地上放風箏,一派的歡樂景象。
△忠叔在畫棚裡認真地給一對年輕夫妻畫像,旁邊的小女孩等著忠叔給她畫下一張。
△遊民老徐坐在人行道旁邊的空地看著從垃圾桶撿回來的報紙。
△霍銘凱選擇在河畔公園旁的空地上,拿起吉他開始唱著歌,一首接著一首,直到夕陽西下。
霍銘凱:(清清喉嚨)各位,為大家帶來一首大家可能沒有聽過,可是我個人很喜歡的粵語歌曲,許廷鏗的《我的離開也是愛》。
△圍觀的群眾給予掌聲,此時一名穿著米色洋裝,戴著天使羽翼的俏麗女孩映入霍銘凱的眼簾,他微微一愣,女孩微笑鼓掌,他點頭致意,開始歌唱。
霍銘凱:(彈著吉他,引吭高歌)和妳走近要多少犧牲,假如天意也想我安份,沒原因,未合襯,仍可緊守著護蔭,就算分開不要去憎恨;難再擁抱,沒熱吻 ,竟能感覺,愛得震撼,像留低著烙印,人生豈可沒淚印,無用計較以後有著別人,還是上心。逐段逐段舊情似是遺憾,就是日後共誰有著緣份,始終不可取替著這親切質感,若有天跟妳再度走近,如同陌生也不驚震,妳的餘生再別要傷心;逐段逐段舊情已是無憾,日日夜夜為誰也是緣份,不枉一生緊抱著這安慰使命感,若有天因有這段感慨,才珍惜妳的所愛,我的離開也是愛。離去走近像律韻,感情相距再不過問,是前因,淚在滲,重複追憶著熱吻,才學會去放下繼續做人,無謂強忍。逐段逐段舊情似是遺憾,就是日後共誰有著緣份,始終不可取替著這親切質感,若有天跟妳再度走近,如同陌生也不驚震,記憶猶新,每日每分,動人吸引;逐段逐段舊情已是無憾,日日夜夜為誰也是緣份,不枉一生緊抱著這安慰使命感,若有天因有這段感慨,才珍惜妳的所愛,我的離開也是愛。記憶留低這份愛。
△觀眾鼓掌叫好,天使女孩也露出微笑拍手。
霍銘凱:(環視觀眾)謝謝大家!這是一首深情的好歌,旋律非常地婉轉悠揚,可是因為是粵語演唱,可能有些部分大家有聽沒有懂,所以我自己填寫了國語歌詞,希望大家可以一起體會歌曲中委婉情深的意境!
          (吸一口氣,開始演奏)分分合合留多少淚痕,愈是相愛,愈需要犧牲,沒原因,別過問,就當是有緣無份,相愛未必就能共渡此生;最後擁抱熟悉的體溫,走到盡頭只剩下冷,一轉身,淚亦崩,忍著胸口的劇疼,難以割捨的是一幕幕的愛戀印痕。(閉眼深情)不要回頭妳要勇敢地走,帶著我們一起做過的夢,撥開雲層找到妳想要的天空,若有天跟妳再度相逢,能笑著分享生活,我的放手是一種溫柔;不要回頭妳要勇敢地走,就算前路已經沒我守候,放下羈絆追尋妳夢想的承諾,若有天因有這段感慨,能學會珍惜所愛,我的離開也是愛。來來去去就是人生,追尋幸福無關天份,只有憾,沒有恨,追憶著過往情深,離開以後我的祝福也會相伴一生。不要回頭妳要勇敢地走,帶著我們一起做過的夢,撥開雲層找到妳想要的天空,若有天跟妳再度相逢,只要留下妳的笑容,我會明白我的放手勝過擁有;不要回頭妳要勇敢地走,就算前路已經沒我守候,放下羈絆追尋妳夢想的承諾,若有天因有這段感慨,能學會珍惜所愛,我的離開也是愛。我的盟誓未曾改。
△觀眾聽得如癡如醉,結束後鼓掌叫好,有的遊客掏出零錢放進霍銘凱的吉他盒裡。
霍銘凱:(幽幽作結)愛情教人神往,也往往教人神傷!(再度環視觀眾)謝謝大家!非常感謝大家的欣賞跟支持,今天的演唱差不多到此結束了!祝大家週末愉快!(深深一鞠躬)謝謝!
△又有部分遊客將零錢放進吉他盒,然後駐足圍觀的群眾慢慢散盡,只剩下那個戴著天使羽翼的女孩。
Angel:(走近霍銘凱身邊)你不唱了嗎?
霍銘凱:(一愣)不好意思!我唱了大半天了,喉嚨有點不舒服,今天就唱到這裡了,(凝視女孩清澈的雙眸,微笑)妳想聽的話,可以常常過來晃一下啊!我每天都在,還可以點歌喔!
Angel:最後那首歌是你填的詞嗎?
霍銘凱:童叟無欺,真的是我自己填的!
Angel:(認真)好厲害喔!
霍銘凱:(一愣)謝謝!(靦腆臉紅)淡水的女孩都像妳這麼直接嗎?
Angel:(指指自己的羽翼)天使都很誠實的喔!
霍銘凱:我是霍銘凱,妳可以叫我凱子,妳也是街頭藝人嗎?表演什麼?投幣跳舞?
Angel:你可以叫我Angel。
霍銘凱:呃......真是簡單明瞭啊!(有點不知要接什麼話)嗯......那......我可能要先走囉!(摸摸肚子)五臟廟也很重要的。
Angel:(也摸摸肚子)很重要嗎?那要吃什麼呢?
△霍銘凱:(心中獨白)呃......妳要吃什麼怎麼會來問我?
霍銘凱:我想去渡輪那邊吃阿給,妳呢?
Angel:阿給嗎?是淡水的名產喔!那走吧!
霍銘凱:(再愣)那,那,走吧!(咕噥)妳真的很直接耶!

******
S:5
時:晚間八點多
景:淡水渡船頭前阿給店
人:霍銘凱,Angel

△霍銘凱和Angel走進阿給店,店員招呼。
店員:帥哥,美女,吃什麼?
霍銘凱:一碗阿給,一碗魚丸湯,內用。
Angel:一樣。
店員:好。兩碗阿給,兩碗魚丸湯。總共一百四十元,謝謝!
霍銘凱:(一邊掏錢,對Angel)我來付就好!
Angel:(眨眼)我沒有要付錢啊!
霍銘凱:(一愣,瞪眼)我咧!妳好歹也客套一下吧!
Angel:(垂手拍拍裙子)可是我沒有錢耶!
霍銘凱:妳不會今天一整天都沒賺到錢吧?
△Angel搖頭。
霍銘凱:好啦!反正我付就是!
△霍銘凱和Angel端著阿給和魚丸湯,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兩人邊吃邊聊。
霍銘凱:妳是店裡的熟客嗎?
Angel:(歪頭疑惑)我看起來像跟店員很熟嗎?
霍銘凱:(拿著筷子環視店內一周)那怎麼大家看到一個戴著翅膀的女孩走進店裡,都沒有人覺得很奇怪?
Angel:因為我是天使,他們看不到,所以不覺得奇怪。
霍銘凱:(笑斥)妳少來!剛剛阿姨還喊妳美女咧!難道美女是在叫我?
Angel:所以我是美女?
霍銘凱:妳聽不出來那是客套話嗎?(偷偷打量Angel)
△霍銘凱:(心中獨白)嗯......其實也,也還算得上是個美女啦!
△兩人邊聊邊將阿給和湯掃完,相偕走出店外。
霍銘凱:那,再見了!嗯......妳明天還會來嗎?
Angel:你明天還會吃飯嗎?
霍銘凱:當然要啊!
Angel:那,明天見囉!
霍銘凱:(傻住)......明天見!
△Angel走進小巷離開,霍銘凱還沒回過神來。

******
S:6
時:晚間十二點
景:淡水河畔長椅上
人:霍銘凱

△霍銘凱呆坐在長椅上。
霍銘凱:Angel......,真是古里古怪!(搔頭)她該不會只是隨便找個人騙吃騙喝吧?
△想起Angel精緻的小臉,米色的長洋裝,栩栩如生的翅膀。[INS Angel的畫面]
霍銘凱:不過她扮起天使來真的很像!如果她真的是天使就好了!
△霍銘凱躺在長椅上闔眼睡去,睡夢中他見到Angel變成真正的天使,拍動翅膀帶著他飛上台北的星空,城市裡閃爍著美麗的萬家燈火,夜景璀璨,末班捷運掠過。[INS S26]
△霍銘凱從長椅上跌了下來。
霍銘凱:(摸背)喔!幹!

******
S:7
時:中午到晚上
景:淡水河畔金色水岸
配樂:周慧敏《流言》
人:霍銘凱,Angel,遊客

△金色水岸廣場上,霍銘凱拿著吉他演唱,Angel雙手托腮坐在石階上,靜靜聆聽。
△遊客來來去去,不時有人駐足欣賞。
△唱了一陣子後,霍銘凱斜眼偷瞄Angel,似乎覺得對Angel有點不好意思。
霍銘凱:(對圍觀群眾)謝謝大家!
△霍銘凱轉頭向Angel走近幾步。
霍銘凱:Angel,妳要不要一起表演?
Angel:(疑惑)表演什麼?
霍銘凱:就......男女對唱啊之類的。
Angel:唱什麼?
霍銘凱:妳會什麼歌?
Angel:(唱)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霍銘凱:(無力翻白眼)那不是男女對唱吧!!(略想)張學友的《你最珍貴》如何?
Angel:可是我記不得歌詞耶!(偏頭略想)啊!我會唱周慧敏的《流言》!
霍銘凱:哇!那首歌很久了耶!
Angel:所以你不會彈囉?
霍銘凱:(挺胸)開什麼玩笑!我彈妳唱!
△霍銘凱伸手向前紳士般牽起Angel,走到廣場中間。
霍銘凱:(笑)各位觀眾!我請來了一位美麗的天使來跟我表演男女對唱!請大家欣賞!
△霍銘凱彈起前奏。
Angel:(向圍觀群眾略鞠躬後,高歌)我一直以為不會在乎他們談論,就算是身邊已經充滿各種耳語。
霍銘凱:(唱)但我卻看到妳那美麗的臉,在多采多姿生活中漸漸蒼白,漸漸蒼白。
Angel:(五音不全,開始大走音)我一直以為不會在乎他們眼神,就算是身邊已經充滿指指點點。
△霍銘凱傻眼,觀眾竊笑。
霍銘凱:(強自鎮定)但我卻看到妳那燦爛的笑靨,在紛紛擾擾話題中漸漸沉默,漸漸改變。
                       流言傳來傳去,說不停不知道何時能平息。
Angel:(走音)流言轉來轉去,請相信我的心純真如往昔。
霍銘凱,Angel:流言飄來散去,會隨著每一天淡去無痕跡。
Angel:但願你相信。
霍銘凱:我依然相信。
霍銘凱,Angel:最真的心。
霍銘凱:(尷尬,趕緊結束)謝謝大家!
△群眾中還有人竊笑,幾個民眾走向吉他盒投下零錢。
Angel:(向觀眾鞠躬)謝謝大家!(對霍銘凱)然後要唱哪一首?
霍銘凱:(頭大)......。(向觀眾)那我們休息一下好了!謝謝大家!謝謝!
△觀眾鳥獸散。
△霍銘凱收好吉他,走到Angel身邊。
霍銘凱:妳餓了吧?要不要吃點什麼?
Angel:(想了想,指指遠方的烤魷魚攤)今天,吃那個好嗎?
霍銘凱:好啊!妳等等喔!幫我看著吉他喔!
△Angel坐在金色水岸的石牆上,霍銘凱從遠處雙手拿著兩隻烤魷魚走過來。
霍銘凱:(將兩隻魷魚遞給Angel)喏!
Angel:(接過)謝謝!
△兩人並肩坐在石牆上邊吃邊看夕陽,天色漸暗,晚霞滿天。
霍銘凱:Angel,妳住淡水嗎?
Angel:(認真吃著)凱子,你住淡水嗎?
霍銘凱:那妳為什麼會來淡水表演啊?
Angel:那你為什麼會來淡水表演啊?
霍銘凱:因為,因為淡水人多又歡樂,景美又自由,是個好地方啊!那妳是大學生嗎?
Angel:那你是大學生嗎?
霍銘凱:我已經畢業......喂!妳是錄音機喔?幹嘛都把問題丟回來啦!
Angel:因為我想多了解你啊!
霍銘凱:(咕噥)我也想多了解妳啊!(向Angel)只有妳了解我的份,這不公平吧!
Angel:那我先了解你,你再了解我,行嗎?
霍銘凱:(臉紅)這樣喔!行是行啦......
△夜幕低垂,兩人相伴的背影,遙映著八里夜景。

******
S:8
時:多重
景:多重
人:霍銘凱,Angel,遊客

△霍銘凱在淡水河畔的各個廣場和空地演唱,Angel總是靜靜地陪在旁邊。
Angel:要一起表演嗎?
霍銘凱:......妳還是看我唱好了!
△唱累了的時候,兩人會在淡水河畔吃著各式小吃。
△有時會去店裡吃阿給,還有蚵仔煎,或去百葉吃餛飩麵。
△霍銘凱與Angel試著去漁人碼頭表演,順便散步喝粥。
△霍銘凱帶著Angel去吃冰,土耳其冰淇淋的老闆捉弄兩人,逗得兩人呵呵笑。
△夜深了,霍銘凱送Angel走進小巷離開,然後回到長椅上睡覺。
△Angel送了霍銘凱一條小涼被,從此霍銘凱睡覺有了被子,但他還是三不五時從長椅上跌下來。

******
S:9
時:傍晚
景:淡水河畔大樹下
人:霍銘凱,Angel,小女孩,小女孩的媽媽,遊客

△霍銘凱和Angel坐在堤岸石階上邊看夕陽邊吃著鳥蛋。
霍銘凱:(看著夕陽和嘻笑來去的遊客)淡水真是一個充滿歡笑和夢想的天堂啊!
Angel:凱子,你有夢想嗎?
霍銘凱:有啊!所以我才一直在唱歌啊!
Angel:你會放棄你的夢想嗎?
霍銘凱:(看Angel,有點疑惑)......妳問錯了吧?妳不是應該要問,那你會實現你的夢想嗎?
Angel:(眨眼)實現比較困難,還是放棄比較困難?
霍銘凱:當然是實現比較困難啊!
Angel:所以你之前說你離家出走,就是為了實現你的夢想嗎?
霍銘凱:(臉色一沉)所以妳剛剛的意思,是叫我放棄夢想乖乖回家?
Angel:沒有喔!每個人認為重要的事都是不一樣的啊......
△此時一個小女孩在樹下嚎啕大哭,兩人轉過身去。
霍銘凱:小妹妹,妳怎麼了?(向四周張望)妳爸媽呢?
Angel:(走到小女孩身邊)妳為什麼哭呢?眼淚是很珍貴的喔!
小女孩:(抽噎)我的風箏,卡到樹上了!
霍銘凱:風箏?
△三人一同抬頭看向大樹上。
霍銘凱:沒關係!(拍胸脯)大哥哥幫妳撿!
△霍銘凱爬到樹上,拿起卡在樹上的風箏,朝著樹下的Angel和小女孩揮手。
△小女孩破涕為笑。
△霍銘凱往後慢慢地準備爬下樹,卻不小心勾到樹枝,從樹上摔了下來。
△Angel和小女孩大驚,趕緊去攙扶他。
小女孩:大哥哥......
Angel:你沒事吧?
△熟悉的場面,讓Angel想起她與另一個男孩的初次相遇。[INS 9-1場Angel與天勝的相識]
△兩人將霍銘凱扶到石階上坐下。
霍銘凱:(搖手)沒關係!反正我摔習慣了!(將手上的風箏遞給小女孩)喏!妳的風箏!
小女孩:(開心)謝謝大哥哥!
△此時小女孩的母親慌慌張張地跑過來。
母親:(緊張)妹妹,不是叫妳不要亂跑嗎?
小女孩:因為我想再放一下風箏......
母親:這裡沒辦法放風箏啊!而且現在太晚了,週末再帶妳去廣場放好嗎?
小女孩:好!那週末還要再來喔!
△母親向霍銘凱和Angel點頭致意,然後牽著小女孩回家,小女孩笑著回頭向兩人揮手道別。
△霍銘凱和Angel向小女孩揮手道別。
△霍銘凱撫著傷處皺眉。
Angel:(也皺眉)還是受傷了嗎?
霍銘凱:哈哈!看來今天要休息一晚了。正好,我帶妳認識兩個朋友。


S:9-1 (Angel的回憶)
時:下午
景:大學校園湖畔大樹下
人:Angel,天勝

△大學生模樣的男孩悠哉地走在校園小徑上,突然Angel從樹上跌了下來,直接壓在男孩背上,男孩摔了個狗吃屎。
天勝:(轉頭,大怒)妳是怎麼搞......(啪!)
△隨著Angel掉下來的風箏直接砸在天勝臉上,天勝氣惱地撥開。
△Angel站起身,拍掉身上的落葉。
天勝:姑奶奶!妳幹嘛穿這樣爬到樹上撿風箏啊?
Angel:(委屈)我不是......
天勝:(打斷)算了!從這麼高摔下來,妳有沒有受傷啊?
Angel:沒有。
天勝:......妳怎麼不問我有沒有受傷?
Angel:你有沒有受傷?
天勝:有!妳可以扶我一下嗎!!
△Angel將天勝扶到旁邊的石階上。
天勝:(咕噥)也不想想誰當了妳的墊背,妳才沒受傷的......
△Angel也坐到石階上。
天勝:(對Angel的翅膀感到好奇)妳是哪個系上的?穿這樣是參加什麼表演活動嗎?
△天勝邊說邊打量Angel的翅膀,並仔細幫她撥掉翅膀上的落葉。
△Angel有點不知所措。
天勝:(認真觀察翅膀)這個做得好像!羽毛都一根一根的!
Angel:很像嗎?
天勝:對啊!我差點以為妳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耶!而且妳穿這樣真的很可愛!
Angel:(害羞)很可愛嗎?
天勝:很可愛啊......(覺得太唐突,臉紅)我,我是說翅膀啦!

******
S:10
時:晚間七八點
景:淡水河畔畫棚
人:霍銘凱,Angel,忠叔,老徐

△畫棚內,忠叔正和老徐說著話,霍銘凱跟Angel提著吉他和一袋東西走過來。
△忠叔和老徐看到許久沒來的霍銘凱感到很高興。
忠叔:哎啊!凱子!這麼久沒過來看忠叔,原來是交了女朋友啊!
老徐:(打量Angel)很可愛啊!很像徐伯老伴年輕的時候!小伙子眼光不錯!
霍銘凱:(尷尬靦腆)不是啦!她不是我女朋友啦!不過我想介紹你們認識一下,她也是街頭藝人,叫Angel。
Angel:嗯!你們好!
老徐:連名字都很可愛哪!
忠叔:不要調戲人家小女生啦!
老徐:啊老頭子我是說真的!她啊!長得很像我老伴年輕的時候啦!(熱淚盈眶)像啊!像啊!
霍銘凱:(趕緊把袋子放到桌上)你們吃過了嗎?我買了一些貢丸跟意麵過來煮,還有碗和筷子。
忠叔:(把鍋子和瓦斯爐拿出來)我來弄!
△霍銘凱和忠叔開始張羅煮食。
Angel:今天吃自己煮,好難得喔!
霍銘凱:(將礦泉水倒進鍋子裡)對啊!因為忠叔都會帶瓦斯爐,我有時候會過來和他們一起吃,人多吃飯也比較熱鬧。
△四人煮好麵,一邊吃飯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天南地北地聊著。
△霍銘凱夾了兩個貢丸到Angel的碗裡。
霍銘凱:這牌子的貢丸很好吃喔!多吃點!
Angel:謝謝!
△Angel看著碗裡的貢丸,想起另一個也喜歡吃貢丸的男孩。[INS S10-1Angel與天勝的回憶]
霍銘凱:對了!之前徐伯不是叫我找間屋嗎?我想也差不多了,(搔頭)天氣愈來愈涼,已經不能一直睡在外頭或用冷水洗澡了。我想找一個便宜只要可以落腳的房間就好,你們有什麼好介紹嗎?
Angel:找房子嗎?我知道喔!
霍銘凱:(訝異)妳知道?妳知道怎麼不早說!
Angel:你沒問啊!
霍銘凱:(無奈)難道妳以為睡在長椅上是我的興趣嗎?
Angel:嗯!我以為你覺得這樣比較方便。
霍銘凱:......總之好不容易存到一點錢,妳幫我看看附近有沒有便宜的地方可以租吧!
忠叔:這樣就太好了!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總是比較好。
老徐:對啊!啊我也都睡在地下道,睡在長椅上真的很容易著涼的啦!
霍銘凱:好啊!等我搬了新房間,再請妳們來家裡吃飯!!


場:10-1 (Angel的回憶)
時:傍晚
景:大學教室
人:Angel,天勝

△傍晚的教室,窗外夕陽西斜。
△天勝將塑膠袋裡的板條和貢丸湯倒進碗裡,與Angel在教室裡吃了起來。
Angel:(看著窗外)教室的景緻很美呢!
天勝:(吃麵)是啊!八里左岸和淡水夕陽一覽無遺。不過夏天西曬的時候妳就知道有多痛苦了!
△天勝將貢丸湯推到Angel面前。
天勝:這家店的貢丸很有嚼勁,試試!
Angel:謝謝!
天勝:我才要謝謝妳,幫我把禮物重新包裝得這麼漂亮(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巧精緻的禮物盒),結果只請妳吃麵,有點寒酸厚(搔頭)?
Angel:(吃麵)不會啊!而且禮物本來就是被我壓壞的!
△天勝一邊吃麵,一邊把玩著盒子。
Angel:既然禮物已經準備好了,你為什麼不送出去呢?
天勝:有點原因啦!(搔頭)總之就是我們最近常常吵架,現在有點在冷戰啦!
Angel:嗯!那該怎麼辦呢?
天勝:(抬頭)怎麼辦?妳好有趣喔!妳不問我吵架的原因,卻問我之後該怎麼辦?唉!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Angel:因為吵架的原因不重要,怎麼和好才是重點啊!
天勝:吵架的原因也很重要耶!因為我必須在兩個夢想間做出選擇......(眼神黯淡)
Angel:兩個夢想,不能並存嗎?
天勝:(一愣)兩個夢想,不能並存嗎?(喃喃)要愛情也要麵包,會很貪心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依戀野

mina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